kui
首页 |
>>More
登录
用户名 
密   码 
 
日志分类
    存档
      搜索
        
      访问统计
      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不支持音乐播放,请升级

      BlogBus.Com

      2007-11-14
      换新居!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4:29:00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3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10-18
      天真难负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每每回历往事,心底冷汗一片。
      在世间生长二十年有余,这不长不短的生命时间里,一切有如一场接一场骤忽而来的虚梦。满心欢喜地奔向那个美好幻景,以为便是内心所向。跑近以后,却发现全非如此,想要跑开,却是一番颓然的迷茫与困顿的挣扎。可笑。
      期想似乎永远矗立在现实的彼岸,环横中央的湍流到底伏着一线捞也捞不着的月影。你是变得更强大,化软弱为坚硬的抵挡,还是要变成流质,顺应了罅隙中的生存。你还可以,转身跑。 
      跑,跑掉了一棵树,跑掉了一道桥,你到底想要跑向哪去,到底知不知道;即使你获得了一幢明亮的旷野、一屋空荡荡的山林,何去何从,是否就接受了余生去坚执地留守与安心地衰老。
      也许太过天真了。
      冥冥之中,有只恶魔,恶魔的蜷伏如同高烧难退。
      空长二十年。一夜下来,大汗淋漓,依旧只是心智的侏儒。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6:08:52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1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8-27
      半城轻雨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傍晚乘车出门。
     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,靛蓝的棉布,布料柔软得打褶。
      清早收进门时,衣服沾着晨曦的余味。
      竹竿一挑,一送,抖得满鼻息都是暧昧的阳光。
        
      那天日光丰沛,洋洋洒洒落满半座城。
      空气里的温度恰好达到合适毛孔舒张的程度,
      日光金黄,天空碧蓝如洗。
      方知,夏已残。
      绿铁皮的环城车匡铛铛地钻进小镇西边,
      车窗上的光影逐渐滞重,黏在表面慢慢地走不掉。
      不知觉, 闷乎乎的雷声暗涌,云层聚在头顶散不开。
      一场天气预报忽略的雨水突然之间刷下来。
      公路两旁的人群急速溃散,变得湍急而零零散散。
      共车不紧不慢地往前走。再往前走,度过了小镇的更西边。
      雨水越穿越稀薄,直至完全消散。
      目光扫上路面但发现,一粒雨水的痕迹都难寻觅。
      那天傍晚,一条公路贯穿了阴、阳两种天气。
      半城雨几乎一种神迹。

       
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0:09:50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7-28
      量生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
       

      KUI000 发表于 22:31:23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7-14
      年生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
      重庆的夏季,来得不安分。

      KUI000 发表于 08:26:59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7-01
      我所见那一半的你.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9:31:52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7-01
      青.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8:30:30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6-27
      半只腐烂的馒头爬满华丽的霉菌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2007-1-30 13:17

      2007-3-2 13:56

      2007-3-12 12:06
       
        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6:15:42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2007-06-27
      聊以夜安  -  [  ]
      Tag:
      聊以夜安

       
      耳朵里塞满当当的FINN上了南山,爬满山面的城市状如平原,忽然降至眼眉底下。
      隔窗的城市看起来日夜美好,平白了无故的凶险与怨愁。
      抒情诗人直白的街区遇见和苍色少年撞进大脑。
      思绪突兀的空白好一阵,突然想问。我给你写信好不好。
      好不好。丢进浓稠夜色的自语,象投递错路的明信片,执拗地躺在惨绿信箱底无人问津。
      我们的梦乱了太凶刹不住,一头扎进泥土。又是一年春眠不觉晓。
      KUI000 发表于 16:13:28  |  阅读全文  |  评论_0  |  引用_0  |  编辑
      分页共1页 1